直播间

  • 夏末秋初,結束的兩場幸福

    你好,我叫斯南。2008年的10月,在何冬的演唱會上,祁寒又見到瞭斯南。如果不是他左手臂上刺著的"寒"字提醒著她,興許她是認不出他的。我早料到你會來的。斯南

    2020-05-24

  • 幸福荷包蛋

    現在,每個星期天在珍的店裡做荷包蛋,算是一種紀念他的方式吧,以及那一生隻有一次的愛情。又是星期天。我系著一條圍裙在做荷包蛋。說出來沒人相信,對傢事一竅不通的我,做的荷包蛋卻一流

    2020-05-24

  • 比喜歡多一點點,離愛,還少一點點

    他和她,不過是小城裡兩個平凡的上班族,共同經營著一份平常的感情。他已經忘瞭最初是怎麼相識的,也忘瞭最初是怎麼走到一起並相愛的。說到“相愛”,他覺得用這兩

    2020-05-24

  • 茶缸裡裝著世界的好

    這對盲人夫妻總是在醫院旁的公交車站拉二胡,無論春夏秋冬,無論車站人多人少。我每天下班都要在這裡候車,漸漸便和他們熟悉瞭,等車的間隙會和他們聊兩句。雨天或驕陽似火的時候,無論我怎

    2020-05-24

  • 愛情的陰差陽錯

    (一)當風見到雲的那一瞬,就做瞭影響到那之後幾年的一個決定。在風的眼裡,雲飄逸輕盈,擁有著不屬於塵世的高貴氣質。但風並不想采取什麼切實可行的行動去追求她,因為風是個&ldquo

    2020-05-22

  • 牡丹婆的駭俗愛情

    牡丹婆是鄰居的一個阿婆,生於四十年代。我幾乎想象不出來這樣一個小鎮上,出生在民族解放和人民解放戰爭環境下的牡丹婆以及他們那代人的婚戀觀。對於那個年代,我的概念似乎始於張愛玲,又

    2020-05-21

  • 茅盾的櫻花之戀

    有些遇見,沒有歡喜,所以分別,也無須恨意。經歷瞭大半個世紀的風風雨雨,秦德君終於釋懷。說起茅盾,她坦然地稱他是“一位偉大的作傢”,或許,在心裡早已原諒瞭

    2020-05-21

  • 豆蔻年華、半世結局

    馨兒、你是一個小妖精你是命運給我安排的劫,我知道我躲不過去,也無處可躲!-----前言馨兒、他曾經輕輕的這樣喊她,聲音是那樣的溫柔。仿佛心田註入一條暖流!她回頭,給於他一抹微笑

    2020-05-21

  • 那一縷菠蘿香

    她還記得18年前的那個春天,8歲的她第一次見到那個醜醜的東西:均勻隆起的橙色小丘,一身粗糙的刺,上面一簇綠葉,倒像是綻開的花朵。那是父親從南方回來帶給她的禮物,可是一傢人竟都不

    2020-05-21

  • 我的整顆心,都在指尖觸及的冰涼裡

    曾經的你,早已離我而去。而如今,隻剩下瞭一個我。沒有哪種愛情,需要你放棄尊嚴作賤自己的。與其卑微的戀愛,還不如選擇單身。上課鈴響起,同學們都乖乖的回到教室瞭,剛坐下來幾分鐘聽講

    2020-05-20